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网络

旗下栏目: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

【微史记】汉朝征收“剩女税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东莞日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9-11
摘要:《包法利夫人》的遭遇 现在我们都知道,法国作家福楼拜的《包法利夫人》是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大作。但这本书刚刚出版时,却没有赢得评论家们的青睐。他们要么对之大加嘲讽,要么干脆置之不理。当时,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一本叫作《范妮》的小说(现在,这本小说
《包法利夫人》的遭遇

现在我们都知道,法国作家福楼拜的《包法利夫人》是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大作。但这本书刚刚出版时,却没有赢得评论家们的青睐。他们要么对之大加嘲讽,要么干脆置之不理。当时,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一本叫作《范妮》的小说(现在,这本小说早已被时间淘汰)。不过,读者对于《包法利夫人》十分喜爱,随着该书在大众中引起的反响越来越热烈,评论家们才不得不改弦更张。

与此同时,又一个坏消息传来:该书的作者和出版社受到了起诉,罪名是有伤风化。在法庭上,公诉人从书中挑出了许多段落,声称:这些描写太过色情。现在看来,这个起诉是多么的可笑,因为《包法利夫人》中关于情爱的描写实在是保守得很。但在该书出版的19世纪,大概已经算是露骨了。好在最终的结果不错,福楼拜请了一位得力的律师,他当庭反驳道:这些段落的描写都是出于文学的需要,必不可少,而且小说的主题是积极向上的,女主角爱玛因为自己的不检行为而承受了巨大的痛苦。审判员们的文学修养不错,他们接受了被告律师的观点,当庭宣判无罪。

柏杨抓住了《厚黑学》的精髓

民国奇人李宗吾,因为写了一本《厚黑学》,被世人称为“厚黑教主”。由于他的厚黑理论独树一帜,妙趣横生,引来很多后世学者的研究。历史学者柏杨就是这些研究者中的一员。柏杨到底研究得如何呢?从他的《李宗吾之学》一文中可以略作窥测。 在文中,柏杨写道??在全部《厚黑学》和传记之中,有两点值得大书特书,读者先生不可不知。其一,他(李宗吾)曰:“大凡行使厚黑之时,表面上一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,不能赤裸裸地表现出来。凡是我的学生,一定要懂得这个法子,假如有人问你:‘认识李宗吾否?’你就要板出最庄严的面孔,说道:‘这个人坏极了,他是讲厚黑学的,我不认识他’。”……

由此可见,柏杨先生的研究可谓抓住了《厚黑学》的精髓。

“孙大炮”侃不晕杨度

杨度是清末著名的“立宪派”,他留学日本时,就在留学生中极负盛名。当时正流亡日本的孙中山,听闻杨度的大名后,专程从横滨赶到东京,希望把杨度拉进“革命派”的大营。杨度的寓所里,向以口才著称的孙中山有着“孙大炮”的外号,使尽浑身解数,大侃了三天三夜的革命道理,但很遗憾,未能说服杨度。杨度内心不认同孙中山的理论,但拒绝的话说得很客气:“度服先生高论,然投身宪政已久,难骤改……”

不过,孙中山这趟也没白来,虽没说服杨度,却意外收获了黄兴。而黄兴正是杨度推荐的。杨度的原话是这样的:“度有同里友曰黄兴,当今奇男子也,辅公无疑,请得介见。”离别前,杨度又对孙说道:“吾主张君主立宪,吾事成,愿先生助我;先生号召国民革命,先生功成,度当尽弃其主张以助先生。努力国事,期在后日,勿相妨也。”

汉朝征收“剩女税”

西汉初年,由于秦末的连年征战,导致全国人口锐减,很多土地荒芜,无人耕种。为了鼓励大家多生孩子,以提供更多的劳动力,政府在征税时,专门出台了针对大龄未嫁女青年的特殊政策。

据孝惠帝六年(公元前189年)颁布的诏令,“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,五算。”算,即算赋,是由商鞅创建的一种人口税,自15岁至56岁的男女成年人都要缴纳。汉承秦制,保留了这个税收项目。正常情况下,每人每年一算,120钱。但15岁至30岁未嫁的女青年,却要每人缴纳5算,即600钱。这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可以想象,对于当年的不婚主义者是个多么巨大的打击。

匈奴王子冒顿的“洗脑术”

冒顿是匈奴单于头曼的儿子。当初,他还是太子时,头曼单于为了给宠爱的小儿子空出太子之位,就把冒顿送到邻国月氏国做人质。冒顿前脚刚到月氏国,头曼就出兵攻打月氏。好在冒顿比较英勇,硬是从月氏国逃回了匈奴。头曼比较意外,但也赞叹儿子的英勇,就给了他一万兵马,让他当起了将军。为了报仇,冒顿发明了一种叫作“鸣镝”的响箭,并下令道:“我射哪里,你们就射哪里,否则斩首。”

打猎时,冒顿射野兽,有不跟着射的,立即被斩;在训练场,冒顿突然射向自己的坐骑,有人恍惚了一下,没射,立即被斩;一天,冒顿的响箭射向了自己的宠妾,有人以为冒顿疯了,没射,冒顿照例杀了他们,这一次,对将士们的震动比较大。所以,后来冒顿射杀头曼单于的坐骑时,大家都跟着射了。冒顿觉着洗脑成功,于是在打猎时,射杀了自己的老爸。部下们也跟着射,万箭穿身,头曼单于立即变得如同刺猬一般。

孙殿英的“麻将相术”

在古今中外的盗墓贼中,孙殿英大概算是最明目张胆的一个??他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,动用军队把慈禧“老佛爷”的清东陵翻了个底儿掉。然而,孙将军的爱好不仅仅是盗墓,对于麻将也是堪称精通。他的家里、办公室里,总是放着各式各样的麻将牌,玉石的、象牙的、玛瑙的、竹木的,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闲暇时,总要拿出来把玩一番。

更神奇的是,他还发明了一套识人的“麻将相术”。所谓“麻将相术”,就是通过打麻将来相人。孙殿英精通赌术,但他从来不通过赌博来挣钱,而是通过赌博来交朋友、识朋友。不管是上司还是下属,文人还是武将,只要他跟你打上几圈麻将,立刻就能对你的脾性、好恶、优点、弱点有了全面的了解。也许正是靠了这个识人的本事,孙殿英才能够左右逢源,栖身在当时的各方势力之下,太太平平地当了二十多年的民国小军阀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责任编辑:东莞日报

上一篇:中国超材料研发获进展 提升军备匿踪性

下一篇:没有了